汶源书院图文志(九)
2016-02-02 14:00:20  

去年春节贴在门口的春联如今看上去还有几分喜庆,可没有几天又到了贴春联的时日,又在鞭炮声里,还有素馅的水饺。季节把人归拢起来聚到家里,在寒寒的冬里,有暖暖的年。

 

 

年像是一道江湖令按着时节发出,把天南地北的游子召回家,在热腾腾的锅里融化思念。中国是个家的国度,家中有父母,他们把一代一代祖上和先贤的基因放在年的餐桌上、新衣里、笑声中,更在慎终追远的祠堂和家堂桌上,叙说着无尽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想来,年原先应该是这个样子,如今也只剩下一种形式,怎也抵不过圣诞夜的一段真真假假的情,只因没有“欲”来的实用。


实用主义是西学的价值观,然西学并不欺骗他们自己。主义也好,哲学也罢,总是隐在人事的暗处,通过胸前的十字架,头上一顶精致的小帽,男人腰下的长裙,大概知道其种族或信仰。大汉族好像只剩下了大,被西装革履裹挟着,本来不高的身材又被大鱼大肉喂肥了,怎也看不见骨头。


 

记得小时候一年也吃不上几次肉,最是期盼着年后走亲戚,可以当客,不但可以吃上几口肉,还能喝点酒。说起喝酒可不像现在,那时喝酒是有礼数的,小酒盅,斟酒要浅,喝也要浅酌,一次就咪溜一小口,然后夹一两口菜,把筷子放下,一盅要喝六次八次,让时间在叙说亲情和乡愁里度过。一盅酒喝完时要吸出滋滋的响声,向陪客的人示意酒喝完了,以便再斟上。三五盅过后就要说上饭,说是喝好了,再喝就醉了,其实是客套话,都知道困难,没有多少酒可喝,礼数到了就好。现在用茶碗喝酒,有酒瘾的过酒瘾,没酒瘾的走形式,喝上两三茶碗快快走人,酒喝了,礼没了。那时走亲戚的礼也是约定成俗的,大抵是十个高桩馒头,外加两包点心,放在笎子里上面盖上花包袱,挎在胳膊上七姑八大姨转上十天半月,走东家串西家,笎子里什么也没少,多的只是亲情和数不清的礼数。礼像脚底下的路,把一家一家连起来,连成一个圆,年总是团团圆圆的。只是笎子里的点心变成了块,馒头裂成了花,父母总是把笑开花的馒头放到锅里馏馏吃了,就算过完了年。

 

 

这是一个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的年代,日新月异的高科技把年装进了手机和电视里,人和人的距离变短了,心和心却变远了,手指点一下拜个年,多的只是不断响起的铃声和千篇一律的应答。把自己装进楼房的盒子里,再也没有了相逢离别的泪花和满屋满院的年味,生命在物欲的忙碌中悄然流逝,还有世间原本满满的爱。


一年又一年,总以为自己在无尽的时光里会长生不老,额头上刻满了深深的纹,黑发被岁月染白,还觉得自己没有长大,仍向日月和年里讨要生命,却错过了年复一年的春华秋实。


季节强行把人带到有年的家里,可灵魂的年里没有季节。虽说这是一个游魂的世界,可喜的是新春喜庆的春联会叠在去年的余庆上,岁岁年年祈福,家家户户积善,昭示着这个家的国度会在爆竹中生生不息。


乙未年腊月于汶源书院

 

 

更多资讯请关注汶源书院

微信号:lw-wysy

支持汶源书院发展,关注汶源书院典藏

微信号:wysydc

 

 

 

 

汶源书院网址:www.lwwysy.com

汶源书院地址:山东省莱芜市凤凰南路9号(汉江公园内)

汶源书院联系电话:0634—5637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