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源书院图文志(七)
2015-05-15 08:51:53  

书院的阳光

阳光自由取用的屋顶被麻雀占领着。

老韩和主事商量后,进到汶源书院的茶室里面拍摄。从青砖老瓦垒砌的窗框中,透过折着阳光的玻璃,将镜头对准了院子里的那颗树。

对面有阳光,其实哪里都有阳光,我们视线中和感觉中的阳光——温暖、灿烂、希望的代名词。阳光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


这座书院曾经的历史,比住在莱芜这个城市最年长的人都更久。

你可以坐在茶室的窗边,欣赏阳光;也可以去院子里,感受阳光。

在这里工作的人们倒是平常心地每天进进出出,垒砌起书院的一块块老砖曾经有过的故事,与他们的生活也没多大关系。就好象我们与许多擦身而过的某某人某某人,虽然打了招呼交换了电话号码也许还吃了饭彼此抢着付帐,但其实真正又有多少将对方放在心上呢?

因为怀旧的风景特别好,所以即使你不爱喝茶,对它的历史也没有研究,也依旧忍不住流连忘返,思量着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甚或是转身一瞬间的某个角落,为何会这样安静温暖、且恰到好处地停留在城市的中心。

从庭院尚未砌好的台阶上可以看到这里,从茶室的窗户前可以看到那里。哪怕它就坐落在城市的中心公园,鲜少有人把他们联结在一起想。这种关系就真的好象我们与某某人某某人。

其实要说人和人区别,理由有很多很多,就好象从街这边的角度看往街的那边、或从书院大门的缝隙望过公园的外面,每天过往的人、车、落叶甚至尘土都是完全不同的。不过,当你能够给出几分钟站在书院大门内外,各呆上一会儿,那种宁静温暖感,是不可否认一样的是这里的阳光。


无论在什么角度,以什么心情,总是洒在这个城市和这座书院的阳光,真的是一样的?于是可以试一下,挑一个好天气的午后,坐到靠窗的第二张椅子来,根本不需要任何用来营造气氛的音乐或是烘托情调的鲜花,只需要清茶一杯,然后把视线放到窗外。而另一天,当你走进院内,请停下脚步,给那扇窗户里你曾经坐过的椅子一些目光。于是你就会和那时的我有了一样的心情。

阳光洒在任何一处的时候,都是那么公平地温暖舒适。人们曾经以为所谓两不相干就象先前说的那样,只不过打个招呼走过看过而已。后来才发现,通过喝茶聊天、谈书论道、建筑历史、甚或仅仅只是待在这里时平静的心情,原来彼此拥有的共同的东西还是很多。

当你喜欢上从茶室窗前看那边被透过树隙的阳光氤氲成水墨一般的建筑,或从庭院的视角看这边被阳光染上一层金色的位置,那种心情,其实是一样的。

这里不是在介绍适合约会的地点或情调很好的茶会餐馆。只是一些感想罢了。

明天当你和某某人某某人打招呼交换号码吃饭付帐的时候,请抬头看看,一样的阳光下,也许努力让彼此能拥有的东西,比这些更多呢?(注:本文作者常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