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源书院图文志(六)
2015-04-29 16:50:34  

苔 藓

它是最低等的高等植物,没有根,没有花,没有种子,附在石头上,林木上,看起来那么小。一些阴湿,一点阳光,它就成片的爬满我们的视野,它又那么大。

书院老黄杨树下的泥土上,就有这么一片片的苔藓。大概一个多月前,它是被装在一个袋子里带到了书院,干巴巴、脏兮兮的,把它原本的绿意都染成了灰黑色,我不记得多久前注意过这个小东西,好像是小时候在山上撒丫子跑的时候被它滑倒了几次,忍不住想把它从石头上抠下来,也好像是雨后跑进林子里找新出的蘑菇时发现遍地都是它,完全就是一件不规则的绿衣裳。不管对它的感情是什么样的,现在它要在这里生长下去。



黄杨树下的一方土地被选中后,我把它们一片一片的“栽”下去,其实就是摆放上去,因为它哪里来的根哦。我觉得这东西从来都是野的,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它。它喜欢潮湿,我每天用大喷头洒几壶水上去,被告知不能这样洒水后,便换用细小孔的喷头在空气中喷洒水汽,我小心翼翼又不知所措地养着它们,直到有一天,因为要浇灌黄杨树,一桶桶的水不断激流下去,把它们冲刷、淹没。没几天又下起了雨,雨后又是强烈的阳光,我经常担心,可是最终发现,无论怎么折腾,它依旧在这里生长着,它的绿意越来越浓,它不会扎根,它没有侵占住任何一块土地,你依旧可以把它们随意挪来挪去,它只是自己好好地活下去,而且它活得很顽强。


这让我想到一句话:“真正的智慧,真正的哲学,其实是保存自我,其次才是为了保存自我而完善自我”。这是著名的哲学家巴鲁赫·斯宾诺莎说的,我觉得没有苔藓更适合为这句话诠释了。苔藓那么安静,不偏不倚,它在任何一块土地上生长都不会贪得无厌。苔藓在书院落下的后几天,充沛的阳光和雨水不仅为它而存,更催生了一些不知名的杂草,杂草几天的功夫就疯长了十几厘米的高度,放肆的伸展着,好像要把泥土中的营养全部汲取出来,苔藓不会用那么多的欲望完善自己而把自己丢了,它依旧安静地依偎在黄杨树旁,而放任自流的杂草,总是会不招人们喜欢的。(注:本文作者陈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