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专栏:众人说书院(一)
2015-04-14 16:54:39  

   编者按:书院是中国古代独有的教育机构和学术研究场所,她对中华文明的传播作出了重大贡献,千年以来积淀了丰富而宝贵的书院文化和书院精神。当代,书院尽管离我们每个人或近或远,但却从未离开过我们。从本期开始,汶源书院特开辟《众人说书院》专栏,以书院为话题,不限内容,不限字数,不限人员,只要清楚地表达出您的观点即可,我们将在整理后予以刊出,并在适当时机结集出版。我们期待有更多的人参与到活动中来,我们并非是追求一种人数上的结果,而是说如果参与的人达到千人、万人,那就基本代表了这个时代对于书院的认识,对于文化的自觉和担当。欢迎您的来稿,说出您心中的书院,建设我们共同的家园。


一、杜大恺,清华大学教授,著名画家

   我觉得古代的教育有两种体制,一种是公体,就是一种官方体制下的教育手段,主要体现皇家的一种思想;然后有私体,在比较活跃的一个历史时期,私体都比较发达。私体有两种形式,一种就是私塾教育,私塾教育会有它的一些局限性;书院是扩大了的私塾教育,是在一个时代特别有影响的,是他们传播思想的一种尝试,因为他的思想在一个时代比较有吸引力,不止于书院所在地,会集合国家范围内有志向的撰臣,这是书院这样一种学制来扩大书院主持者的思想影响、传播主持者的学术思想。因为中国古代的学术政治和学术是不分离的,不是我们今天语意上的“学术”,它把一个国家的命运和一个时代的理想联系在一起。我们现代学院式教育或学校教育是和古代学院式教育有一定差别的,它的学科的涵盖面远远大于古代的学院教育,另外它所关注的是一个学院而不是一个学派思想的传播机构,所以它本身有它的开放性、包容性,所以它的学术的教育目的对于古代书院是一种超越,这是适应今天社会教育的需求、人才的成长的更合理的形式。如果今天有书院存在,会成为对当今教育形式的一种补充,会填补学院教育在可能的相应的一些领域中间,获得更好的发展。但是完全以国学教育为目的或着说为传播国学为目的的书院还是有一定局限性的。我们传统无论再好,它不可能完全对应于现代社会,面对现代社会,我们古代的这种教育思想无论怎么充分的肯定,它还是有一定局限性的。孔子思想产生于2500年前,近代以来社会科学技术的发展,都出现了孔子所生存的时代所无法面对的一些问题,学术思想为了对应于适应于我们今天这个时代都会有一个新的呈现。包括对传统的认识,一方面我们要充分认识传统,另一方面也要看到传统的局限性,再者在回应历史进步的一个状态下发扬传统。传统的这个“发扬”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传统的转型,一个就是传统中确实有一些可以成为当今我们所需要的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这两方面都要兼顾。除了传播传统文化,还要有一种超越传播的一种追求。这样的书院的教育形式才会成为这个时代有价值的存在,如果紧紧固守传统的话,会局限了书院的一种生存和发展。



二、吴开晋,著名文学批评家,山东大学教授

  书院是唐代建立起来的,属中书省所管,是为一些学士、侍读、修撰官应对朝廷询问而设。至宋代成为一些学者读书、讲学之所。最出名的有岳麓、白鹿、石鼓、应天四大书院。朱熹、范仲淹等都曾在书院著述讲学。至元代就遍布各州县了。清光绪年间,以学堂代替了书院,书院遂废。书院在历史上起过积极作用,对学者们讲学著书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境地,对保留和弘扬古老的文化很有贡献。当今社会,一些研究所、讲习班近似书院,但比较杂乱。不妨融古为今,在一些风景名胜之地建立些现代书院,给一些学者提供研究、讲学之所,让他们集中精力进行学术研究,并可为一些青年人讲学授业。当然不能像大学那样招生开课,规模不宜大要办出特色来。各地文化部门或高等院校不妨也建立一些书院,这对发扬传统文化,拓展学术研究会有好处。


三、耿建华,文学批评家,山东诗词学会副会长

  古代书院历经唐代到清代一千多年的兴衰,为传承中国文化做出了难以估量的贡献。尽管传统书院因特殊的历史遭际而终结,但是古代书院的精神传统以及文化底蕴和内涵,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消亡。它的发扬光大和继承,需要一些有思想,有智慧,有学术品格的仁人去做这件事。现代书院要与前沿思想和文化保持同步,又要不偏离传播和弘扬传统文化的轨道,使浮躁的现代人的灵魂有安顿的地方,让大家安静下来沉思明辨,迈好人生的每一步。



说明:对于来稿,我们会尽可能的予以原文刊出,个别文字如确需要做一些技术性处理或删节的,我们会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给予最少的改动。收到的原创来稿,我们会以汶源书院的名义保存、刊出和使用。衷心地向大家说声感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