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源书院图文志(五)
2015-04-14 16:49:06  

春 雨

一冬天少雪,春雨就更显得金贵。

下雨了,书院建设工地上的工人虽然有点报怨,但看的出也是喜在心里。雨是春天的希罕之物,大地贪婪的大口吞噬,生怕一滴水流走;春天里雨是美的,就像见到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别说见,想想都可心。春天的花和雨是善缘夫妻,花儿倚着枝条变化着颜色天天盼着雨回家,雨中的花娇嫩、矫情、羞涩;花中的雨像泪珠,被花蕾花心花瓣噙着,动情之处落下,滴滴嗒嗒地诉说着相思。


更思念雨的是汶河,水越来越少,连水鸟都懒得来。汶水是莱芜人的母亲河,三十多年前光屁股在河里洗澡,水是可以让人亲近的。在河浅水缓处用双手把沙堆成小堤,把河水分开,再把小堤中的水攉到河里,鱼虾会蹦到你手上,现如今只剩下回忆了。千万年自然造化的光景,几十年就消耗殆尽。雨中的汶河也让人怜悯,汶河源头也大不如从前,更加上少雨,树木砍伐,从山涧里能榨出的泉水越来越少。前些日子连河底不愿示人的污垢都裸露出来,大多是儿孙的弃物,可母亲河仍用野草野花极力掩饰袒护着。其实,河更盼雨的到来,冲刷污垢,生息繁衍。


清道光年间莱芜知县纪淦在 《重修汶源书院记》中写到:“夫汶随地涌出,蓄之深也,不舍昼夜。盈科后进序之循也,始终跳珠,终成巨涘,参天下四渎之列,不中阻,不旁扰,所就者大也。会于此而立身为文之义学者,可自得矣。故以汶源名书院焉,积之愈久,其道弥光。游斯院者,发前人之所未发。淦他日得归乡里,且东望为莱山川,幸也。”然今非夕比,东望此景此情恐让纪知县伤感也,所幸汶源书院顺利复建,不负纪知县遗愿,堪以告慰在天之灵!

雨中,汶河里的水见涨,夹杂着泥沙和浮沤静静流淌,缓缓西逝。

乙未年二月十三日于汶源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