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源书院图文志(四)
2015-04-14 16:46:17  

梅 缘

我家堂弟是个满山遍野跑的人,从大山和田野里寻得宝贝似的花花草草到集市上换钱,家里开个小超市也大部分被花草占据着,这些年日子过得挺滋润,天天笑嘻嘻的,悠闲的生活让人好生羡慕。


汶源书院启建以后,见面总是问用不用花草树木,总是眼睛里放着光叙述他遇到的好营生。为此,我跟他在周边山里山外疯跑了几天,也听他讲了很多故事。有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在茶业镇山村里找到了一些梅花,大小共二十一棵,但感觉语气里没有以往的兴奋,问我要不要。我说现在场地还没有清理干净,没有地方栽。他接着说这些梅花是一位老人养的,老人八十多岁了,前几天摔倒骨折,不能照顾这些树了,又急着用钱看病,能不能先买下来。电话里他静静地等待着我的答复,我也沉默着。其实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连我侄子也戏称他爸爸是奸商的堂弟,有着如此爱心,我在责怪自己日常对他的一些看法。我答应要,他说明天就送过来。


第二天,梅花运到了书院,看到有的树枝被剪掉或折断,有的树皮磨破了,他不断说山村实在不好运出来,我也不住点头。是啊,山里的环境和城里是有区别,路不宽,日子也紧巴。春天风干,我们赶紧找地方栽了几棵,其他的临时放在了书院西园的一侧。


由于书院正在建设之中,院子凌乱不洁,为此,我一直在给委屈在一侧的梅花默默致歉,但从满树开出的花窥知,梅花好像已经原谅我了。春风里,一园的梅树有的如串串红色的珠宝挂在挺拔舒展的枝条上,有的伴着工作人员的笑声,带着山里人几分憨厚静静开放。梅,这看似干枯的枝枝杈杈上能开出如此感动古今的花朵,且不需要绿叶的陪伴,使多少英雄豪杰文人墨客为之动容牵挂。也许是梅的灵魂已被掩埋在厚土之中的缘故吧。

不知那位大山里的老爷爷病怎么样了,晚年会好吗?山里人的路什么时候能再宽一些!

感恩梅花的到来,感谢堂弟成就汶源书院此善缘。

乙未年春于汶源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