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源书院图文志(二)
2015-04-14 16:38:05  

   汶源书院茶文化中心有一棵野生杜鹃,放在茶室的中央,在这寒冷的季节竞相盛开,引来无数人的赞叹,因此比大山里的同伴多了几分惯养和溺爱。

   茶室靠东墙条几上还有一株水仙,是马老师从好友处顺来的,没有经过任何修剪就草草放进了一个精美的瓷盘,平常的几乎没有人关注。细心人在每每赞叹完杜鹃以后,会向条几上的水仙送来几分期待的目光。立春时节,突然发现绿叶丛中悄悄抽出了花蕾,因为快春节了,大家在忙碌中也无暇顾它,不知过了几天,一枝水仙花中的一朵竟悄然开放,带着几分羞涩,没有杜鹃花的热烈,但清香宜人,惹人疼爱,最可人的是虽然是被顺来的也能如此大度,一点也不忧恼,毫无怨气,袒露出优雅的素心,对新主人新客人一样的平等,素雅幽香,茶室也随之多了几分净气。


  大家的目光开始关注一朵朵连续不断开放的水仙花,叶和花下的花茎也卯足了劲长,是想把花托的更高,还是希望大家也给它们几分赞许,实在不得而知。几天之后,突然发现水仙花东倒西歪,慌忙找了一些鹅卵石挤压扶正,好像暂时恢复了平静,但扭折的花叶,已经没有当初的优雅和自然了。试想,为什么会这样,是花不堪盛名轰然倒下,还是花茎想抢得几分赞许而不堪花重呢?

  想来,这田野里养大的根茎一夜暴贵,也着实难以把持,所以真正养水仙的人要先对其刀剪并用,几经雕琢,以正其位其德,如法调养,以保初心不改。育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