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图文志(十五)
2017-05-06 14:16:12  莱芜市汶源书院

祈雨

古人说“春雨贵如油”,春天里少了雨,就少了几分景象,也淡了人世间那一抹绿意。现代人能上天入地,但天不下雨还真的没法子。如果天上来点云也有办法,那些天天候着兴雨的人就可以用现代科技急急忙忙向天上的云开炮,把云里的雨夺下来——即便是路过的龙王,也要留下买路雨——夺下来就高兴,见人吹吹牛;夺不下来就悄悄回家睡觉,听几声响,等于过年放几个“二踢脚”。古人有雁过拔毛之能,今人有云过夺雨之技,把个天打得乱哄哄的。

“旱者,政教不施之应”,古人是这样说,现在可不能这样说。因为古代是愚昧无知的,现代人得聪明智慧,一个个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不兴说!可旱是真真切切,一晃半年多,特别是入春以来没有实实在在下场雨,可怜农民兄弟把天都望穿了。从去年开始接触农业,身在其中,真正体会农业的无奈,一切现代人的本事在大自然面前都是苍白的。这些,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永远无法体悟,只有在天地之中才能深感人类的渺小和无知。不说现在人怎么用化学产品把大自然破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就单说这天不下雨,看你能耐!

天旱什么年代都有,远的不说,就说自己经历的小时候在农村的记忆。有时候天也制气不下雨,可家里的老人会一边看天一边嘴里念叨,念叨什么内容不知道,但是如果一直念叨还是不下雨,就该有行动了。那些年纪大的老奶奶和婶子大娘们就开始忙活,一家一户地敛钱。她们敛完钱就赶紧采购供品、黄表纸和香烛等等,然后选一个黄道吉日,到村头路边开阔地正式举行祈雨仪式。

那个时候风声紧,也不让搞这些,可村干部在“旱”字面前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碰上了就装模作样地绕开走——一般是遇不上的,因为他娘或媳妇就在祈雨的队伍里。不知道碰上的,多是身边没有女人的干部,叫“光杆司令”,那个时候不少。因为要革命,身边就少了一份柔情。现在很少见了。

中国自古就是母仪天下,岁月在女人的世界里是如此庄严,祭天拜地,端庄得体,是人世间的一道风景。她们用额头上的土把天、地、人聚在一起,用这份虔诚的心,能让简单纯朴的仪式感天动地。先不说这雨能不能求得来,只是这一祭,就把千年的礼传承下来。中国有“香火”之说,这就是贯穿三世的香火,有着畏惧,有着天人合一的大中华气象。这是咱百姓的礼——求雨,焉能无礼?中国的文明根深扎在百姓那里,所以能生生不息。

唐宋时期,如遇全国大旱,皇帝不但亲自祈雨,还要采取素衣减食、取消一切娱乐活动、露坐听政等自罚行为配合祈雨,以期感动苍天降甘露于人间。那个时候皇帝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天子,也有人管,所以有敬畏之心,天地人是一体的。现在世道变了,富贵就是老大,满眼满心里全是钱,少了敬畏之心,也乱了这原本的清净世道。

皇家求雨也不能乱来,必用礼。成汤有《桑林祈雨》曰:“余一人有罪,无及万夫。万夫有罪,在余一人。无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伤民之命。”这就是古圣先贤爱民之心,千年回萦,苍凉悲壮。那个时候没有卫星云图,所以天有异象,人先自责求罚,端正行为,克己为民。现在好,卫星照一下说没有云,也就自然没有雨了,然后说一些老百姓听不懂的用英文字母组成的词。所以,现在是个最好的时代,科技可以把人洗得干干净净,也可以无所事事。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现在我们的祭祀没有了,礼也看不到了。遥想当年孔子到莱芜观礼,好像是昨天的故事。多么想举行一个祈雨祭典,用祭祀把先人的礼传下来,也应了天象,生息繁衍,护佑苍生。祈雨,就是求雨,只是一个“求”,让万能的现代人把头低下,知道人和自然是需要合作共生的,用“礼”承接一个民族的血脉和文明,足矣。

也罢,一介草民,用心祈雨!减了那庄严仪轨,只为那世间的绿意。祈愿: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丁酉年廿二日于汶源书院) 

 

汶源书院手绘图

 

 

更多资讯请关注汶源书院

微信号:lw-wysy

 

书院各功能区公众号推荐 


茶社:wysydc 

 

汶水琴社:lwswsqs  

 

书法社:wysysfs


汶源书院网址:www.lwwysy.com

汶源书院地址:山东省莱芜市凤凰南路9号(汉江公园内)

汶源书院联系电话:13863436898  0634—5637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