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图文志(十四)
2017-05-06 14:04:11  谢晓霞

春寒


最怕这春寒,冷得无处躲藏。总不明白那些花儿叶儿,怎么就那样坚强?

北国的冬天并不可怕。城市里有足够温和的暖气,农村里有热烘烘的炉火,何况还有时来时往的雪,让人盼着,赏着,即便是没有暖气炉火也不至于寂寥乏味。

立春,惊蛰,春分,都以为真的暖了,急急地丢下笨重的冬衣。爱美的小姑娘,更是早早露出了脚脖儿。还有戴一线红绳金铃的,蹦蹦跳跳地来了,娇俏无比。然而这只是个玩笑,没过几天,天气便会变脸,忽然就收了阳光,阴杀杀的不让人痛快。行人缩了脖子,肩膀也紧紧地绑住了似的。每一家的主妇都在思考收拾好了的棉被寒衣要不要再捡出来。

早开的杏花瓣儿卷了边,李子花本就小,这会儿只有硬撑着,反而是那黄嫩嫩的柳条,全然没有不耐受的样子,软了就是软了,乐悠悠地染绿了半张蓝天。一位出游的女子,刚才还嚷着凉,也忍不住将粉紫色的指尖在柳丝间穿来穿去。

面色苍白的少年,停下飘忽来去的自行车,于书山题海间游弋,全然忘记了是寒还是暖。《大学》《史记》只静静地等在书架上,偶尔吹一吹尘土——还能吟几句姥爷教的“一寸光阴不可轻”吗?

田间的农人,已顾不上风愣愣地吹裂了手指,老早就忙开了,撒肥,耙地,播菜种儿。小韭菜冒芽了,香气弥漫了整个菜园子。蒜苗熬过了冬天,实实在在地开始长个子。参差的菠菜、荠菜随时可以采摘。


年轻的妈妈鼓励孩子摘下毛线帽,跌跌撞撞地跑在草地上。一只顶戴羽冠的啄木鸟落在不远处,清泠泠地叫声穿越了通透的寒气……仿佛一切都升腾开了,不需要温度,只需要预示——春的预示。 

冷雨敲窗,飒飒响了一夜。折一张素纸成信箴,只问一句:无心居士,您那满满一树的春梅,可还好?


(本文作者:谢晓霞)



 

汶源书院手绘图

 

 

更多资讯请关注汶源书院

微信号:lw-wysy

 

书院各功能区公众号推荐 


茶社:wysydc 

 

汶水琴社:lwswsqs  

 

书法社:wysysfs


汶源书院网址:www.lwwysy.com

汶源书院地址:山东省莱芜市凤凰南路9号(汉江公园内)

汶源书院联系电话:13863436898  0634—5637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