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图文志(十三)
2017-02-27 10:47:37  莱芜市汶源书院

春雪小记

 

冬雨而春雪,好似季节的错落,然这春雪到底是枯燥半冬迟来的赠礼,是灿烂之春忽然的矜持,是等待到无可等待之后的惊喜。

“格兹格兹”,在夜雪后清晨乍然遇雪的些许无措中,踩一踩路边雪,放自己神游儿时,任雪在心里飘飞。“咝啊”,不觉间啜饮雪后清冽的空气,人是静的,雪是净的,心是敬的。

雪色澄净,有人说必与艳色相配,才分外美丽——镜头中的雪天生偏爱颜色。我所爱的雪,却是草色隐没的“屋舍”,是千山独钓的知己,是黑石清癯的古意,是静谧,是寂寥,是沉思。“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这是王冕笔下的墨梅,也是千古雪精神。必定是梅的高古,当得起雪的映衬。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一声邀约暖了千年,且在如今动辄天各一方的友情里,保留那份心境。而夜雪悄然,令人在隐隐有着妥帖的期待之外,须用想象弥补那折半的趣味。想象当年到湖心亭看雪的痴人,看雪悠悠扬扬,无主题无节奏,在空中漫弹。那无声的曲子,直把人心里的雪融化,化作春水碧于天。

雪景,纵然是清晨即起,用一片软软的心去抚爱,也会有不劳而获的愧疚。甚至多情地以为,如若看雪不紧不慢地创作,雪野的成色里便有了自己的心意。想起雪夜访戴的王子猷“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试以名士的洒脱观照,大约纯然庸人自扰,雪自是与夜相宜,夜是雪多么好的灵感所在——孤独中自有乐趣,何求人的助兴呢?

 

雪落无声,迅疾而宛若无形,令人神往惆怅。美好的东西不仅消逝太,也很难用任何一种形式留住。所有试图描摹其行迹精神的,只不过是唤起回忆里所有感官所尝受到的滋味,那全部的雪和雪的全部。譬如你想留住雪,你在拍照时,眼里是雪,心里有雪,期待和欣喜醉了自己,然而待到照片中雪的形貌定格在眼前,却只觉得雪的味道在哪里呢?一种淡淡的失落,好像雪不过是久一点的好梦,哄得人喜笑颜开,醒来心更加空空的。

“世间好物不坚牢”,竹露荷风,朝雾暮云,清雨皓雪,如仙踪神迹,可遇难求,无可挽留。如此春雪,世上很快会没了踪迹。众多的雪融进春的泥土里,滋养大地,孕育花季。雪,如你懂得,且看它融作春水,细鱼复游。 

 

汶源书院手绘图

 

 

更多资讯请关注汶源书院

微信号:lw-wysy

 

书院各功能区公众号推荐 


茶社:wysydc 

 

汶水琴社:lwswsqs  

 

书法社:wysysfs


汶源书院网址:www.lwwysy.com

汶源书院地址:山东省莱芜市凤凰南路9号(汉江公园内)

汶源书院联系电话:13863436898  0634—5637099